帆²

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tienyu0715
Su——per更新慢!
*
將腦中景色畫為現實,
縱使依然不存於這個世界,
最好的,也僅是感動自己。

问:为什么删文?

紀錄著,給自己一個反思過去的蟲洞

您撥的號碼是空號:


「因為害怕自己並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,又因為有幾分相信自己是明珠,而不能與瓦礫碌碌為伍,遂逐漸遠離世間,疏避人群,結果在內心不斷地用憤懣和羞怒飼育著自己懦弱的自尊心。」

白玉为何物:


突然觉得有必要转转我彳的这句真理。


苦樱桃树:



答:因为大家都是被自卑杀死的自负者。



神使繪卷(黑維)-投其所好

*年代產物,菜鳥寫手,文筆渣注意

*時間點在第六集尾聲和第七集後

*黑維指的是黑令x柯維安

*雷者請自行叉叉離開

*以上可接受就開始吧







腳步聲傳來,一個高大的人影舉步踏入胡十炎的房間。「黑家難道都沒教過禮貌嗎?進來別人房間前要出聲提醒裡面的人,你不知道?」稚氣卻自有威嚴的童聲響起,緊接著回應的,卻是一聲貓叫聲。

「啊?」饒是活了六百多歲的神使公會會長,當下也反應不過來,怔怔地看著黑令高大的身軀慢慢縮小,而且還從頭上冒出與胡十炎無異的"銀色"貓耳!

正巧柯維安本要把路上偶然看到有關夢夢露主題展的資訊,轉告給胡十炎知曉,一踏入房間看到幼貓化黑令,眼睛一亮便直接撲上,把原本要做的事拋到腦後,也不知那個腦後到底有多後面,還回不回得來了。

柯維安正納悶胡十炎的房間裡怎會有正太外表的貓妖,胡十炎似是了解到柯維安的疑惑,便直說了:「維安,你現在懷中那位被你上下其手的不是貓妖,是黑令。」瞬間,柯維安驚嚇到使用神力迅速放開黑令,改撲向胡十炎尋求所謂小天使的安慰,胡十炎像是不高興地揮了揮手:「前面那位不是看起來比我更年幼嗎?怎麼那麼快就拋棄了?」

「當然想繼續抱啊!那個外貌…可、可是一想到是個高出我不只一顆頭的巨…不,黑令,我的興致就大減了啊老大!」柯維安露出哀怨的眼神喊著。

胡十炎則無視柯維安的眼神,嘴角逕自彎起天真的笑弧,「難道我會比黑令讓你更有興致?」

「嗚啊啊啊啊啊!話不是這樣說的啊!老大!」柯維安慌張的大聲澄清誤會,胡十炎笑得更天真無邪了,「虧我原本還想拿這開發部新開發的藥方,來試試維安你的,看看幼貓化的你會是什麼樣子。」

「什麼——?!那為什麼會給錯人啊!」不曉得是在震驚哪一方面的驚呼從柯維安口中發出,「意思是你比較想變成幼貓化的樣子嗎?開發部還有多備份,要不要試試呢?」看著笑得一派童真模樣的胡十炎,可說出來的話卻令人感到一陣惡寒,柯維安驚恐的額上再度浮現俏似第三隻眼的金色神紋,眨眼間倒退好幾步,目光一轉便看到黑令依舊毫無幹勁的雙眼,直直望進自己眼裡,彷彿想看透什麼。

接收到黑令視線的柯維安,直問到:「那你為什麼要吃掉來歷不明的藥啊!還有狩妖士沒事來神使公會幹嘛?」

黑令以軟綿綿卻一點精神都沒有的聲音說:「喵,那看起來像南瓜子。有事喵。」

「原來你還真的喜歡吃南瓜子嗎!那找老大有什麼事?」

看不慣柯維安的毛毛躁躁,胡十炎開口:「維安,這問題應該由身為會長的我來問,什麼時候是輪到你來問了哪?再插嘴就封了你的嘴巴。」柯維安馬上閉緊嘴巴,還在嘴前作了拉起拉鍊的手勢。

小孩子特有的軟軟聲音回答到:「我想,加入神使公會喵,員工宿舍蓋好後我可以和大學…柯維安同一間房間嗎喵?還有那張票…」

一聽聞應是保密訊息的「員工宿舍」四字,竟從不屬於公會的狩妖士口中道出,胡十炎挑了挑眉說:「你怎麼會知道有員工宿舍?」

黑令轉頭看向柯維安,張了張小嘴又閉了起來,像要說什麼卻又作罷,只是,那雙毫無幹勁的灰瞳深處,閃過一絲不明顯的光芒。

而這時,柯維安正因為黑令的幼貓化外表,襯上軟綿綿的聲音,還有那充滿撞擊力道的話,發愣的站著不動,下一秒,一陣響徹雲宵、夾雜興奮與開心的大喊,從邊叫邊飛撲向身高大大縮水的黑令的柯維安嘴裡,驚天動地的喊出:「啊啊啊啊啊——小白白白白!我終於找到真愛了啊!求讚求祝福!」

事實證明,柯維安的心臟和腦袋,已經被重重的一擊敲暈了,根本忘記宮一刻不在現場。

正當柯維安要飛撲抱住幼貓化的黑令時,「咚」的一聲,毫無防備的柯維安,就這樣用力撞上恢復正常身高、頭上沒有出現不該出現的東西的黑令。

「嗚嗚…為什麼又變回來了啊…我都還沒抱個過癮欸…」柯維安以哀怨又帶點失望的表情說著,「看來有時效性呢,不過,沒想到個性那麼糟的人,維安你還會視為真愛。」胡十炎有些戲弄地說,柯維安鼓起臉頰反駁,「老大你想想看,要是夢夢露出了黑化版,但同樣是夢夢露,老大你會不喜歡嗎?」

「維安,你要和我討論夢夢露的美好我當然非常樂意,不過在這之前,不如換你試試這藥,說不定神使和狩妖士體質不同,變化出來的樣貌也不同呢!」胡十炎再次勾起天真的笑容。

此時,彷彿快被一人一妖忘掉存在的黑令出聲了,他說:「給祝福,恭喜,喵?」

「等等,老大不是說藥效沒了嗎?那黑令怎麼還在喵喵叫?」雖然才相處不多的時間,柯維安已能大約了解黑令的思考方式,對於能讓自己感到疲憊的話,他選擇無視。

「這我就不知道了,也許是副作用,也許是他自己想繼續喵的。」胡十炎聳聳肩意有所指地說。

黑令聞言,未免再發出貓叫聲,馬上用力搖著頭,畢竟如果不是有心計,不論誰被在意的人誤會都會極力澄清。

「再等等看會不會恢復吧!不然就有可能變成間歇性的幼貓化了。」不負責任的話從胡十炎口中道出。

「拜託要是間歇性的啊!不,永遠都幼化最好!」柯維安仍不放棄的乞求,隨即帶有笑意的話語再次響起:「那你不自己試試嗎?既然是真愛就要有福共享,我可是非——常期待維安幼貓化的。」

柯維安像被蛇盯上的青蛙般,緊張地直吞口水:「老、老大,小的想這就不用了,小的比較想以正常的身體來守護真愛小天使!」

「可是你的小天使現在不太像哪!」神使公會會長,嘴角的笑弧彎得更加天真、更加無害了。

接著,因自己未來「有可能」的小天使有一定機率會變成不可能,柯維安不加思索的話語脫口而出:「我一定會好好等的,等到天長地久海枯石爛都會繼續等下去!幼貓化的黑令,等著我吧!」

「喵。」這回不介意發出自己有些討厭的聲音,黑令忍俊不禁地翹起唇角。


*****


事情發生告一段落後,在胡十炎房間裡。

「老大…小柯他…沒有反應嗎?」秋冬語緩慢說到。

「也不知維安他是太遲鈍,還是被黑令的幼貓化模樣重擊到,我的暗示明顯到黑令都察覺出來了。」

「所以…老大打算怎麼辦?」

「再找機會吧!顯然維安完全把自己說的條件忘得一乾二淨,我已給予我答應他條件的東西,他也必須履行他答應我的。」

「老大是說…之前票有剩餘時,小柯想要老大多給他一張夢夢露舞台劇包廂座位的票,那時候嗎?」秋冬語以毫無起伏的聲音問。

「嗯,維安說若我答應給他,他就無異議答應幫我做件事,所以我打算讓維安實驗一下開發部的藥,只是不知為何外形開發出來像南瓜子。」胡十炎無奈地回答,可一雙「狐狸眼」卻閃過一絲興味。

秋冬語看著自己的監護人有些期待的彎起笑弧,接著問:「那…小柯跟老大多要一張票,是要邀誰,老大不好奇嗎?」

「冬語,你什麼時候會問這樣的問題了?」

「沒…只是可可有教過我,朋友的朋友也可以當朋友,適當時機要關心。」

胡十炎的笑意更深了,「也許是某個進門來不出聲提醒的人吧!誰知道呢!」



END

總算是偷懶到給自己搞了張頭貼哈哈哈x
拍起來總是和看實品有了令人崩潰的色差 ( 跪
然而並沒有掃描機……(嚎啕大哭(等等
但其實更想學電繪,上色描線畫錯啥的要改都比較輕鬆Orz

然後是……我愛米納斯!我也好想和褚冥漾搶幻武兵器!(咦

刺殺(小段子)

*特傳架空,但能力保留
*主cp冰夏
*還不是個坑

以下


「哦?你問原因嗎?」即使被咒術束縛、四周更被下了結界,紫瞳仍如死水般平靜無波,「當一個人過度在乎別人對他的想法,又是可笑的膽小鬼,那麼為了不讓自己數次被扎人的目光傷害,就只剩下唯一的選擇了吧?」

如鏡面破碎的清脆聲響起。

黑髮的青年彷彿不在意強制扯開束縛咒的傷勢,紫眸眨眼間對上錯愕的赤瞳,「那當然是,獨行於黑暗中啊、●●殿下。」

闃黑的墨色湧動,似是要包裹住紫眸青年與紅眼銀髮的黑袍,卻在下一秒迅速收退,紫瞳的身影消失了,只留一句喃喃——

「——地獄的最底層,從來是留給如我這般扭曲的東西。」

結界碎裂,刺眼白光襲來,然後是怒不可遏似野獸般的吼聲。

「夏碎——!」

百年結00

*可能會出現多對cp,但主要是景羅天、安因、冉璟
*原作中這幾位人物描述並不多,所以會偏向自我流,雷者請自行按叉叉離開謝謝m(_ _)m
*手機碼字,排版可能很糟
*寫手渣新,有任何問題歡迎提出~

以上可以接受的話,咱們開始吧↓



相比起獄界那令人窒息的混沌色彩,架著鬼王專屬結界的此處,卻呈現有如原世界中古世紀的貴族莊園般,帶點虛幻風格的建築設計搭上明亮的配色,不知是否為此地主人刻意所為,這裡的環境給人身處天使領地的感覺。

與周圍色調產生強烈對比的一抹黑色身影,正穿梭在以不符合常識原理,相連、甚至漂浮的隔間走廊上。

距離上次送出邀請給天使已過一個月……

守世界眾所周知四大鬼王之一,景羅天,邊想著和那位天使有關的一切邊快步走向鬼王殿內的通訊間,路過的鬼王高手及其他低階鬼族都很識相的自動讓路、並無視自家主子不自知喃喃天使之名的舉動。

主人又犯相思病了……雖然眾鬼私底下都戲稱自家主人此舉有如原世界人們所謂痴漢,但也沒鬼真敢當面說出,畢竟是如此瞭解鬼王的實力。他們都知道以主人的力量,大可以直接從學院綁走天使,之所以尚未行動仍未能知曉,也不會貿然擅自動手,就怕不小心踩到自家主人無鬼知的地雷。

急促甚至帶點雀躍的踏入通訊間,景羅天正要如以往般開口詢問固定的消息,主掌通訊間的女性鬼族似是無視來人為自己所服侍的主人,揮手便打斷欲發問的聲音,接著面露凝重的遞給景羅天一張繪有單次傳送陣的黑色紙卡,「妾希望您能多加考慮。」

景羅天皺眉掃過最後一行文字,微怔,比申的邀請函……

接著便開啟傳送陣,毫不猶豫的踏進陣法。

女性鬼族帶著無奈的嘆息隨著陣法的光芒消逝於空氣中。而景羅天滿腦子正被紙卡上那幾句毫無禮數可言的邀請佔據。

“……總之歡迎、不,你一定會來我的派對的。時間是現在立刻馬上、地點到了就知道!所以說,你心心念念的天使也出席囉!”

而他,其餘鬼王皆笑說只要碰上與木之天使有關的事情,智商會降到谷底的景羅天,完全沒意識到向來厭惡鬼族的天使,為何其名會出現在邀請函上。

也或許是,不願去察覺到。




-TBC

【特傳】無殿二三事 之一

*有靈感就寫系列
*腦洞關於無殿一家人(不
*可能之後會有算架空設定的但這篇應該不算?
*總結就是私設滿天飛、OOC滿街跑(





以下


颯彌亞五歲時剛搬到無殿住的那段時間裡,因為人生地不熟,爸媽又都不在自己身旁,常常感到寂寞,可爸爸在最後見面時告訴自己要堅強。

雖然還不太曉得堅強的意思,不過大概是媽媽說過的什麼……男兒有淚不輕彈吧,所以我不可以動不動就哭,小颯彌亞這麼想著。

於是颯彌亞為了不讓自己有明顯的情緒流露,常常繃著一張小臉,抿著唇,總是安安靜靜的。

或許是母愛蠢蠢欲動,無殿裡另外三位住戶中的兩位女性,每每見到颯彌亞有如一般小孩偶爾裝大人時那般正經,總會忍不住蹲下與他矮小的身材平視,抱抱他或捏捏他的臉頰,扇有時還會在臉頰偷親一口,搞的不習慣與別人肢體碰觸的颯彌亞全身僵硬,不知如何是好地微紅著臉,機械地運轉起蘿蔔般的短腿逃離。

不知不覺間下意識就會走到除了他以外的唯一男性,也是將要拜為師父的人那兒。

看著中國古風裝潢的房間,以及在裡頭看著書,似乎沒發現有人在門旁的銀色身影,颯彌亞正要走入時總會忘記入口處還有高到自己大腿處的門板,年紀尚小的他不能理解明明是門口為何還要設置讓人不好走的東西。

雖然不是爬不過去,但今天穿著鏡姐姐特別準備、自己也很喜歡的衣服,有點爸爸媽媽熟悉的氣息,所以他不想弄髒,接著就皺起小臉,在門口來來回回走動,並努力運作著容量尚小的腦袋思考該如何越過這門板。

晃著晃著,直到感覺頭上有陰影籠罩,才發現銀色的師父已走到自己面前,赫然發現可以找人幫忙的颯彌亞,睜大總是平靜無波的紅眼,小小「啊」了一聲,接著想起扇姐姐教過自己請求別人幫忙時該做的事情。

於是,颯彌亞持續以似乎水潤起來的紅眸直盯著自己的師父,接著舉起雙手朝向對方,微歪著頭,屬於小孩子軟綿綿的聲音響起:「師父……抱?」

傘當然聽的懂颯彌亞是要人抱著跨過門檻,可他現在的腦海裡全充斥著那軟萌童音喊自己師父。傘也知道以颯彌亞的個性大概不會自己想到這種拜託方式,肯定是別人教的,但他還是無法阻止有聲畫面在腦海一直洗印。

「好可愛……」傘難得的有明顯的情緒波動,雖然表面上還是看不出來。

他覺得在自己已活過的漫長歲月中,內心那通往某處的世界大門被悄悄開啟了。


End





碎碎念:
我只是單純想寫寫小孩子而已……信我!看我真誠的雙眼!(努力睜大
總覺得自己把傘整個寫成……嗯,戀童癖傾向?

【特傳】終章 (然漾大概?)

*冰櫃裡的冷配對
*超級小段子
*應該算自我流(嗎?


正文




看著你和夜妖精永恆的誓言、你和你學長一如往常的打鬧、重柳族因你而改變頑固的規則……

如果說、鬼族是所有種族因執念扭曲而成的,那麼,在做好失去你一輩子的心裡準備下,抹去你記憶後,和你形同陌路近十年的我;恢復以往連繫但仍只能在表哥這個遠遠守護的位置上的我;依舊必須單獨生活在本家、身為首領的我,為何還沒有變成鬼族呢?

知曉的人們可能會說,因為這是身為妖師首領的義務與責任,導讀黑夜的種族不允許被黑暗吞噬。

但,

只有我真正知道為什麼……

大概是因為、那未能說出口的一句話吧。



「我喜歡你,漾漾。」


END



Murmur:
然真的是好哥哥啊嗚嗚嗚我覺得特傳裡犧牲最大的哥哥就是他了(你把夏碎放在哪裡),所以說,我真心建議……然和夏碎和戴洛,你們趕快組個如何保護弟弟不讓他受傷的討論團吧哈哈哈(被打
其實這篇我抓不太準然對漾漾的感情……親情以上愛情未滿?反正想虐就打出來了(不
再來是每次看第一句我一直有隱哈漾的錯覺(抹臉
最後再宣傳(?)一下,不管是哪對兄弟組都好讚啊w
像是越見發現月見用醫療班禁止的術法治療夏碎那句:他死掉我就殺光你們!
看到這邊我心激動啊啊啊
好了,感謝把我比正文長的囉唆碎碎念看完的你XDD

不負責任亂開坑系列

*原創
*這段算是楔子(?
*名字通通沒想(靠


以下




「我想知道……活著的理由。」

佇立在一片黑暗中,垂著眼眸,墨色短髮少年那略長的瀏海微壓眼睫,聽不出疑惑口吻的淡然聲線將問題拋出。

「哦?那你先說說看,你對自己這條命的看法如何?」

「我……父母花了很多心力、金錢在我身上,隨便放棄這條命大概就是浪費他們的心血了吧……」頓了一下,「但是,我這樣的人繼續活著,好像浪費更多資源……嗯,我是這麼認為。」 語氣依舊淡然的不可思議。

「噗……噗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哈哈……」
那銀鈴般清脆的嬌笑聲傳出,悅耳嗓音的主人似乎被這回答逗到了。

「很好、很好,」伴隨著拍手聲,「小子,不是『好像』浪費更多資源,而是『確實』浪費更多哦。」

彷彿無視少年難得外露出的錯愕表情,那聲音續道:「所以我決定了,小子你就跟著我吧,考慮一下簽師徒契約如何?我提供的選項只有好、我接受、和樂意之至喔!」

「……?」從小到大沒遇過如此強悍作風的問答,少年整個愣住。

「那就這樣啦~」流水般不似人間應有的燦藍光芒自黑暗中柔和浮現,一頭如瀑般束成低馬尾的銀藍長髮垂下,隨後一隻冰涼觸感的手撫上臉頰,「請多指教囉徒兒,為師會以多到走在路上到處掉的男子氣概好好教導你的。」

男子……氣概?
微微偏過頭,看著笑得一臉燦爛,雖然擁有一頭長髮和精緻漂亮的五官,可仔細觀察臉部稜線仍不會誤認……
「……靠,你是男的?!」


-TBC or END(


Murmur:
我其實很喜歡這種會讓人認不出性別的角色,因為自己也是常常被誤認(幹),所以有了這篇(邏輯呢

【特傳】萬聖樂 (夏冰)

*新手寫文請多指教m(_ _)m
*小學生文筆
*OOC?
*莫名其妙&私心外漏嚴重
*冰夏夏冰作者太笨不會分
*只是小段子
*以上接受的話

Ready,go!



夜風微起。兩道人影映在黑館某間房的窗子上。

「我說,冰炎,」夏碎邊施展小型治癒術邊揉著冰炎扭傷的手腕。

「什麼事?」微瞇起眼,很是舒服的樣子讓正在治療的夏碎很無奈。

「你不能因為扇董事威脅你明天的萬聖舞會要著女裝,就想故意在任務中受傷藉口不去。這次任務明明算容易,居然會在落地時沒注意到身側的碎石塊而扭到手,嗯?」

「……少囉嗦!」

「說起來,冰與炎的殿下是女裝打扮的話……我有這個榮幸成為您當晚的舞伴嗎?」語畢,夏碎便執著冰炎的手掌,作騎士宣誓效忠般的半跪姿勢。

「……藥師寺夏碎,」咬牙切齒,額際青筋隱隱浮現,「說好不提這事的,難道你也想以女裝出席嗎!」

沉默幾秒,嘴角微揚,啟唇:「冰炎,我可以把這話理解為你在暗示我也穿女裝陪你出席舞會嗎?」

「……」青筋如拉到緊繃的弦般,彷彿將能聽見斷掉的啪啪聲。

「哎,也不是不行啦,難得一次的新鮮體驗……」說著說著笑容異發燦爛。

「我們不如來比比看當天晚會誰被邀舞的次數較多如何?」帶著笑意,夏碎扮女聲輕柔地說,尾音還嫵媚的上揚。

「……幹!」

隨著響徹黑館的怒吼,某人懸在那兒的理智線宣告陣亡,當然,過大的聲音不意外的被隔音結界擋住了,而就算理智線斷了仍沒有把輕舉自己手掌的手握爛。


感謝鍵閱。




碎碎念:
我只是想看冰炎和夏碎一起穿女裝(
剛好萬聖節快到了邊洗澡就邊腦殘了(什麼邏輯
然後因為入特傳坑的時間只有少少幾個月,有何不當之處還請各位前輩們(?)多包容m(_ _)m
其實本來是想甜文之類的但感覺好像變搞笑文了(?